笔下文学 > 玄幻奇幻 > 九鼎玄尊 > 第23章 也算缘分
  

  “太好了,大鹏兄和蛛蛛妹子能及时赶到,铁某真是受宠若惊啊!快杀了这女娃,她消耗了不少灵力,肯定不是你二人的对手。”铁妖兴奋的道。

  蛛蛛瞬间变身吐出万道丝打向水瑶,水瑶玄剑飞舞,一道炎火打出,丝迅速收了回去,道:“想不到这丫头这么厉害,难怪铁兄弟会受伤。”

  大鹏左手举剑,右手一拖,一团黑色火焰打向水瑶,水瑶玄剑一抬,青色光柱瞬间扑灭了那团黑焰,可以看出大鹏和蛛蛛根本没用看家本领,他们可不想和眼前这个女娃拼命,这个女娃年纪轻轻,他们刚才的攻击,这么轻易化掉,这女娃可不是普通的修仙弟子。

  “如果你们能改邪归正,潜心修练,不在伤害人类,我可以饶了你们。”水瑶真的道。

  “妹妹,不伤害人类我们能活多久?得不到正果就成老太婆了,我可不想那样。”绿衫女子不怀好意的道来。

  “蛛蛛,少跟她废话,他没多少灵力了,快杀了她。”铁国妖君吩咐道。

  “铁兄,嚷什么嚷,没听到妹妹如果不伤害人类,就可以不和我们计较吗?”绿衫女子虽然这样道,但已经聚起了全力,瞬间放出万道白丝射向水瑶,水瑶只好将玄尚剑幻化万道剑体斩向白丝。

  万道剑体轻松的化解了白丝的攻击,没想到的是,猫妖竟然混在白丝中,虽然猫妖被剑体削成两半,却放出红绿色的烟雾,水瑶瞬间昏了过去。

  绿衫女子的利爪正要向倒地的水瑶抓去,一声鸣蹄九玄凤凰在空中抖了抖翅膀,绿衫女子附近雷电四起,九玄凤凰救起水瑶飞走了,绿衫女子虽然伤不了九玄凤凰,但她的丝可以困它片刻,她想去追,却被铁国妖君叫住:“不要追了,我们都有伤在身,还是撤离吧。”

  “可恶的凤凰,下次别让我看到你,好了我们去大横山吧!”绿衫女子和大鹏带着受伤的铁妖、狐妖及牺牲的猫妖向大横山方向飞去。

  时聚把孩子们落到部队附近,通知了岗哨,瞬间消失了,来到刚才的岛屿,岛上一片寂静,岛屿却消失了一半,岛屿上打斗留下的痕迹可以看出这是一场激烈的战斗,时聚没有见到水瑶,焦急的向幻隐山放向飞去。

  水瑶躺在一块平滑的巨石上一动不动,九玄凤凰正守护着她,时聚不停的喊着水瑶的名字,水瑶却没任何反应。

  时聚为水瑶不停的输送灵力,一后见水瑶没有反应,他用夏朝语言对九玄凤凰道:“看家,我带她去疗伤。”

  时聚抱起水瑶玄光一闪消失了......

  国内某家著名的医院里,通过检查水瑶身体一切正常,医院也拿不出唤醒她的办法。

  次日,医生查房时对时聚和蔼的道:“我们请来了全国最著名的基因研究会的专家,你准备一下,10点钟后为这位女孩再次进行检查。”

  “太感谢了,给你们填麻烦了。”时聚客气的完,脸上的却有些担心起来,也不知他卡上的钱够不够。

  送走了查房的医生,时聚再次来到水瑶身边,水瑶身上红光一片,她轻轻的站了起来,活动了几下胳膊,笑了笑。

  时聚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,道: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  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

  “只要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,你现在身体怎么样?”

  “已无大碍,他们用卑鄙的暗算手段,不心中了狐妖和猫妖的毒气,当时我杀不了他们,我知道九玄凤凰已经赶到,只好用灵力封住心脉,以防毒气扩散,才导自己致昏迷两,谢谢你给我输了一的灵力。”水瑶开心的解释道。

  时聚也笑了,双手搭在了水瑶的肩上,道:“咱俩还什么谢,别一,就算一年你能醒来,我都输给你。”

  被人照顾的感觉很温暖,水瑶真想扑在时聚怀里真实的感受一下,想到铁国妖君,她却低下头来,道:“铁妖又逃了,我太软弱了。”

  时聚看到水瑶伤心起来,轻轻的搂过水瑶,抚了抚她的秀发,安慰道:“下次我们一定消灭他,别伤心了。”

  水瑶躲在时聚的怀里,感受到时聚身上的温度,也许她从秋扬身上可以体会到,但这种亲身的感觉玄心读术是感受不到的,眼前这个男人完全算得上英俊,而种军人的气质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,女孩们第一眼不一定会喜欢上他,但接触久了肯定会爱上他。

  水瑶还在时聚怀里感受着,门突然开了,水瑶害羞的离开时聚的身体,脸上露出了红色。

  “她醒了,专家们已经到了,还是在检查一下吧!”医生道。

  时聚看了看水瑶,水瑶害羞的道:“不用检查了,我没事了。”

  医生的劝,水瑶还是不肯检查,时聚知道水瑶的能力,只好跟医生道:“我们去办理出院手续,一切后果我们自负。”

  他们办好了出院手续,那个医生正好和从电梯口出来,远远看去那个女子太熟悉了,只是现在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职业套装,以前的长发不见了,浅红色的短发更适合这种年轻领域的精英,医生和她握完手,她带着几个人向大门口走去。

  她们胸前都挂着一个胸牌,这个距离时聚只能用意念看去,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“基因”两个字以及人员的名字,水瑶有些调侃的道:“去打招呼吧,她也很想见你。”

  时聚看了看水瑶,不好意思的道:“可以吗?”

  水瑶知道他们的一切,笑着回答道:“装什么装,我们一起过去吧!”

  此人正是蓝秋扬,看来她已经参加工作,秋扬见到时聚和水瑶站在面前,眼里含着泪,却笑着道:“太激动了,不要见怪,早就猜到你们肯定还在这个城市。”

  秋扬吩咐自己带来的几个人先回研究院,自己又道:“中午我请客,你们救的孩子的事情,现在孩子失踪案可是全国的头条大新闻。”

  他们也没打算隐瞒秋扬,像秋扬这样的高材生,肯定也能猜到,时聚和水瑶一一道来。

  接下来的几,秋扬让时聚和水瑶一直住在自己的房子里,他们每都聊到很晚,尤其是秋扬和水瑶,她们竟睡在一个床上,完全忽视时聚的存在,有时候时聚只好自己修练玄脉心法。

  各大络、电视报道失踪儿童纷纷回家,解救过程被孩子们的是格外离奇,当然政府和军方都不知道解救的过程,而孩子们口中的解救过程根本不能成立,而军方的那个岗哨是个新兵从来没见过时聚,部队成了各大媒体采访对象,当然军方不能让媒体夸大其词。

  此刻部队的监控室,还在观察着当日孩子们到来的情况,经过几的慢放观察,终于有了重大的发现。

  “这子是时聚,以前是我们连队的兵,赶紧通知团部。”这是时聚的老连长王战,当初跟时聚关系很好,时聚留队他做出了很大努力,可是他依然没能留下。

  王战一直想和时聚联系可是电话一直没打通过,这次他在监控上浏览了几十遍才能分析出他,还真是不容易。

  得到了团部的指示,王战再次拨打时聚的电话,这次居然通了,时聚一直没有换号,只是因为修练经常关机,这也跟秋扬充的那些话费有关,王战这次能打通也算缘分了。

  “连长,是你吗?”

  听到连长两字,王战可以肯定此人正是时聚:“你子在哪?我想你了。”

  “呦呦,大老爷们还这样的肉麻话,赶紧准备好酒菜,我去找你整两瓶,不会带来麻烦吧!”时聚来到这个城市很早就想找他了,可是部队的纪律太严格,不过这次机会肯定不能放过。

  “行,你什么时候到?我去准备。”王战兴奋的道。

  “就今晚,我准时到连队。”

  他们结束了通话,一名列兵报告道:“连长,导航跟踪已确定,他在这个城市的一个滨海区接听的电话。”

  “继续跟踪,这子可是总是关机联系不上。”连长吩咐道。

  猫扑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