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玄幻奇幻 > 九鼎玄尊 > 第16章 莫名关心
  

  眼镜男放下名片走了,蓝父拿起名片,居然是和自己有着多年合作关系的一家外国集团公司总裁名字,有着蓝氏一半的出口项目,难怪话这么硬气。

  同样眼镜男也找佳林的父亲谈合作的事,晚上佳林和父亲来到蓝家商量着怎样解决这件事,这伙外国人竟然黑道白道都有关系,也不知道这伙人到底是军方的人还商界的人。

  时聚带着几分压抑回到了秋扬的住处,水瑶正在看着电视,问道:“谈的如何?”

  其实水瑶不问也能通过玄心读术知道,她只是想缓解一下时聚的心情。

  “看来我们注定不会在一起,我会找时间跟秋扬清楚。”

  水瑶低下头,认真的道:“虽然时间改变不了人的感情,但现实往往会改变一切,不要想太多,适应现在的环境,可能都会幸福,我常常想,能不能适应这个世界,今后该如何走下去,如果你和秋扬在一起,我该何去何从,也很迷茫。”

  时聚心里清楚水瑶的出现也减了和秋扬在一起的念头,并不是他喜欢上了水瑶,而是铁国妖君的存在让水瑶肩负起拯救的重任,他答应过水瑶一定要助她灭魔,也正是他的这种承诺,水瑶才和他在一起,但他们在一起是无法用情爱来表达的。

  “铁国妖君不灭,我会永远陪着你。”

  水瑶感受到时聚承诺的真诚,心里很欣慰,本来她是想让时聚和秋扬在一起的,没想到时聚却决定和秋扬分手,她用夏朝的礼节给时聚行了个礼,时聚一把扶起水瑶。

  “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,你这是干嘛?”

  水瑶眼睛有些湿润的道:“如果不是我的出现,你肯会毫不犹豫的争取和秋扬在一起,你放心如果成功的消灭了铁君,我一定帮你娶到秋扬。”

  这时秋扬回来了,看到时聚和水瑶在沙发上的表情,道:“喂,你们气愤好沉重,我约了叶婷吃宵夜,一起去吧!”

  “你们去吧,我想好好睡一觉。”

  水瑶着双指一捏,屋里飘来一阵清香,冰蚕绸衣穿在了秋扬身上,普通人根本看不出,只有时聚知道水瑶是在保护她。

  时聚和秋扬离开了房间,电梯里秋扬有意的拉起时聚的手,她的头随着电梯的降落靠在了时聚的肩上,这个动作是时聚最熟悉的,记忆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飘荡着,时聚轻轻的推开秋扬问道:“你和佳林在美国接触过军方的人吗?”

  秋扬回忆着道:“有一次我们陪导师应邀去过一次军方试验室,但回来之后导师很气愤,我们问怎么回事,导师也没和我们什么。”

  “导师的死不简单,他被列入了美国军方的暗杀名单,你和佳林可能也会有危险。”时聚断定那伙美国人肯定是军方的人。

  秋扬很惊讶,她搂紧时聚安静的道:“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话刚完,秋扬的手机响了。

  “爸,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最近几你给我在家呆着,哪也别去,明来我这睡......”

  “好了,爸,明搬过去就是了,我挂了。”

  可以看出,秋扬并不喜欢和父亲谈话,也许是因为他们反对和时聚在一起。他们下了电梯,秋扬又拉起了时聚的手,也许他们以前经常这样。

  “时聚,今你怎么会出现在蓝氏?”秋扬问道。

  “水瑶告诉我你会有危险,所以我去了蓝氏。”秋扬听时聚这么一,不得不承认水瑶的神奇。

  还没到约定的地点秋扬就看到了叶婷,她好像是刚刚哭过眼睛还是红的。时聚和秋扬让叶婷上了车,虽然两年没见,但她们的感情始终没有变过,叶婷和时聚打了招呼后,抱着秋扬哭了起来。本以为是两年没见重逢后的喜悦,没想到原来是叶婷和男朋友刚刚分手,叶婷在移动工作,对于普通人来讲是个很好的条件,可是他的男朋友是房地产老总的儿子,最后还是没有走过“门当户对”这个坎。

  秋扬想到自己的处境,父母一再撮合跟佳林在一起,和时聚就算相爱,争取在一起的可能性也很,秋扬只好按照叶婷的意思送她回家了。

  时聚和秋扬简单的吃过宵夜,时间已经很晚,秋扬没有回家的意思,以前他们见面大多都是晚上,那时候时聚总是偷偷的出来和她约会。

  秋扬开车来到他们有过约定的那座大桥上,安静的道:“那时候我们每次见面都很开心,可现在你给我感觉很陌生。如果当年我告诉你,我是蓝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,你会和我在一起吗?”

  “也许我们不会发展成恋人。”时聚稳重的道来,但他的眼睛却有些湿润。

  秋扬听到时聚的回答表情也失落起来,她怕时聚放弃这段恋情,这种来自不同身份地位所带了的差距确实让人头痛,秋扬回国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时聚,本以为他会坚持下去,可是事实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
  秋扬伤心的扑在时聚怀里哭了起来:“为什么?是因为我爸妈,还是水瑶?如果是因为爸妈,我会争取,如果你喜欢水瑶我会慢慢的适应离开你。”

  时聚望着滚滚江水,眼里也含着泪水,道:“秋扬,当初的分手约定,其实是为了让你去国外学习。”

  秋扬伤心的回到了车上,大桥离他们住的地方很近,但她却向另一个方向驶去,秋扬的车开的飞快,虽然这个时间桥上几乎没有车辆,但秋扬心情不好,时聚很担心便用玄心飞术紧跟其后。

  也许秋扬没有发现不远处停着两辆故障车辆,她没有一点减速的念头,她的车根本过不去,时聚只好以凝光的速度站在秋扬车前,几乎是瞬间让车停了下来。而秋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也许是她没有承受不住这惯性,当场晕了过去。

  时聚只好暴力打开车门看了看昏迷的秋扬,他虽然没有水瑶的能力,但对于人体的每个机构他都能完全掌握,并且他的玄心疗术也有了很大的进步,秋扬并无大碍,时聚放心的开车回到居住的地方,电梯都没用,抱起秋扬向二十七楼飞去。

  时聚自己来到阳台上,冬吹着海风的人确实不多,时聚却是其中一个,他望着星空,对着月亮沉默着。

  这时水瑶走过来道:“我也睡不着,我陪你。”

  “谢谢,太晚了,赶紧回去休息吧!”

  “我们需要休息吗?你今为什么不争取和秋扬在一起?”

  时聚叹了口气,道:“你都知道到了?你过不用玄心读术了,又读我心。”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好奇,一时没能控制住自己,嘿嘿。”水瑶完,自己低下了头,这哪是好奇,分明是莫名其妙的关心。

  猫扑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