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 > 武神血脉> 第3549章 东洲第一人
  整个天地,方圆百里之内,寂静一片!

  一位圣君的诞生,是何等轰动!纵然是那些古老的帝门道统和大帝世家,万年能够出现一两位,都算是极为幸运。手机端 m.

  诸如一些普通门派,任何一位圣君的诞生,顿时能让整个宗门或者家族,瞬间从二三流门派,一跃成为一方大教!

  “圣,圣君!”

  有人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!

  虽然他们根本不懂圣君到底修为高到何等地步,也不知道刚才那明显要降下的天劫,为何突然间消失。

  可眼前,从蛟龙形态化作人形的大汉,一举一动都引动天地法则的共鸣!

  举手抬足之间,甚至有法则化作朵朵莲花,宛如仙人谪落。

  玄剑子更是死死咬着牙,望着一步步伴随着天地法则诞生的莲花,缓缓落下的敖天。

  他内心深处最后一丝恨意,也随之变得是如此的可笑。

  “李叶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!”

  他深深吸了口气,恨,他自然有!

  堂堂御剑庄的圣子,将来纵然没多少机会窥视一下那登天论道,主宰天地的机缘。可至少还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当世绝顶强者,一代圣君。

  可如今,被李叶逼着自废修为,哪怕御剑庄愿意给他重塑经脉,他也很难恢复曾经那个意气风发骄傲的自己。

  至少他的道心,已经有了裂痕!

  李叶一日还活着,他必须承受着今日所埋下的心魔种子!将来任何一次天劫,都将正常人所经历的危险十倍不止!

  报仇?玄剑子望着天穹,他知道那不可能!

  别说是他,算是御剑庄若是知道废了他的人到底是何人,不仅不会为他出头,相反或许还会亲手擒下他,作为赔罪送到李叶手。

  玄剑子自小在御剑庄,对于御剑庄的一切都了然于心。甚至于御剑庄会做出何种决定,他都可以预先猜到。

  况且,他自嘲一笑。

  找李叶报仇,他有资格么?哪怕是堂堂一方大教的御剑庄,都没那个资格!

  没看到李叶甚至都不用出手,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妖族强者,乃是一尊妖君?那可是相当于人类修炼者的圣君一般的无敌存在!甚至更恐怖三分!

  他的目光,带着一丝怜悯,看向了早已经随着黑狱老祖,应天罡陨落,陷入呆滞绝望的易元堂血元滴二人看去。

  是的,此刻他无怜悯他们二人。

  他虽然成为废人,至少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。

  哪怕从此与大道无缘,却好歹能够窥视一丝圣君之境。

  可这两人呢?

  “易元堂和血元滴,这一次哪怕是大罗神仙来了,都救不了他们二人!”

  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!大教天才也有如此一天!”

  “哼,这些大教出身的天才,往日里何等威风!根本不把一般人放在眼里,甚至视我们如同蝼蚁,轻易践踏!现在,也终于轮到他们自己了!”

  “因果轮回,不是不报,而是时候未到!”

  不少平日被大教欺压的散修和小门派强者,此刻都是感觉出了一口气!

  其有些,甚至有师兄弟,长辈乃是后辈子孙曾经因为招惹了大教的一些天才或者强者,最终因祸身,饮恨而死。

  若是没有今日这一幕,他们自然不敢多言,哪怕心有恨,可是为了自己小命着想,纵然见到了那些大教的天才,也只能堆起笑脸迎人。

  甚至有人哪怕身负血海深仇,都强颜欢笑,还要卑躬屈膝。

  正如这些人所想。

  敖天一双眼睛扫过易元堂与血元滴二人,虽然刚刚才吞噬了两位大教老祖级的强者,可是对于他而言,妖族本有着独特的修炼之道。

  有些甚至在人类修炼者看来乃是歪门邪道甚至魔道的手段,对于妖族而言在正常不过。

  如,直接吞噬强大的修炼者,直接炼化他们一身精血和元神,提升自己。

  吼!

  不过没等敖天出手,反倒是感觉到一缕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。

  “不是两个杂鱼废物,罢了,罢了,让给你又如何。”

  敖天哈哈一笑,却明显脸划过一丝遗憾。

  他说的是随意,可是易元堂和血元滴怎么说都是大教最顶尖的天才,乃是圣子!他们二人的元神自然对于妖族而言,乃是大补之物!

  不过他刚刚吞噬了两位人类强者,此刻还未彻底消化,加旺财明显感觉到他有狼口夺食之嫌,死死盯着,也哈哈一笑放弃了想法。

  “你敢杀我们!”

  血元滴绝望怒吼连连!

  只可惜李叶甚至都并未有兴趣抬眼看他,唯有玄剑子,看着曾经与他一样同样风光无限的强大对手如此模样,不仅脱口而出。

  “丹帝不可辱。”

  此言一出,血元滴失神落魄,在众人目光下,带着无尽的不甘和怨恨,被巨大的狼口吞了下去!

  易元堂长叹一声,“悔不当初!”

  是的,悔不当初。可惜,明白过来的太晚了。

  随着两位大教圣子连元神都被吞噬,整个天地都仿佛感染了一般,众人宛如感同身受,无的悲凉。

  那是苍天对于两位天之骄子陨落而感到悲伤。

  可无人觉得李叶做的过分!

  正如同玄剑子所言!

  丹帝不可辱!

  此时,那些原本还不知晓李叶身份的人,也终于明白过来!

  “丹帝!他竟然是丹帝?”

  “不可能啊!东洲仅存三位丹帝!古家那位早已经到了极限,即将化作黄土!另外两位丹帝,也不可能如此年轻!”

  有人不信,或者说,拼命的告诉自己这绝对不可能!

  可真正明白玄剑子那番话的人才明白,丹帝不可辱,眼前的年轻人的确并非丹帝!却与真正的丹帝相差无几!

  “师祖,他到底是何人?”

  有年轻小辈满脸迷茫,丹帝?那可是传说的人物!怎么可能如此年轻?

  然而在他身边,一位年老的圣皇,却是微微一叹。

  “他是少年丹帝,不是丹帝却堪丹帝,如今号称东洲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啊!”

  不提那完全被吓傻了的徒孙,连这位活了万年的圣皇都忍不住心感叹。

看过《武神血脉》的书友还喜欢